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火车票文学 >> 是心跳说谎 >> 番外四则

【番外一:关于可爱】

自从OG放起长假, 余诺被余戈扣在家里,晚上十点前必须回家。在陈逾征各种强烈央求下, 余诺硬着头皮打电话跟余戈商量, 表达出想在外面过夜的愿望,话还没说完,余戈便问:“他人呢。”

余诺嗯了一声, 偷眼去看旁边的男人, 踌躇两秒,“在我旁边。”

“电话给他。”

余诺哦了一声, 默默把电话递过去。

陈逾征摸摸鼻子, 接过来, 清了清嗓子, 喂了一声, “哥?”

几分钟后, 电话挂断。陈逾征瞅了眼余诺,把手机抛给她,叹息一声:“我这职业打不打, 也就那么回事儿。”

她抬头:“又怎么了?”

“TG好不容易放假, 谁想到OG也跟着放?”陈逾征望天, 又唉了两声, “一直跟你哥当同行, 这日子我真是过不下去。”

越想越难以接受, 陈逾征掏出自己的手机, 念叨着:“给我爸打个电话。”

余诺一惊,下意识阻止他:“你要找叔叔干什么?”

陈逾征一脸厌世,语气抑郁:“问问他, 复读班给我联系上了没。”

余诺:“......”

夜幕降临, 临到分别之际,陈逾征耍起无赖,蹲在路边,手上有一搭没一搭转着车钥匙,就是不肯把余诺送回家。

余诺无奈,耐心地哄了陈逾征几句,看他像小孩儿一样,又觉得可爱,索性一起蹲在路边陪他。

路过的行人接连看他们。没过一会,有个年轻女孩走上前,试探地问了一句:“诶,你是Conquer吗?”

陈逾征想了几秒:“Conquer是谁啊?”

“诶?”女孩讶异,“你不是吗?”

陈逾征依旧一副诚恳的模样:“不认识。”

“哦哦,对不起啊。”年轻女孩立马道歉,“看你长得挺像的,应该是我认错了。”

小姑娘道完歉后很快就走了,陈逾征又侧头问余诺:“你呢,你认识Conquer吗?”

余诺忍笑:“认识。”

“跟我长得很像?”

“比你帅一点吧。”

“比我都帅?”陈逾征挑眉,“你喜欢他?”

“喜欢啊。”余诺蹲在他旁边,双手托着下巴。

“多喜欢?”

“看到他...就忍不住想亲亲他揉揉他的那种喜欢。”

陈逾征:“?”

余诺:“嗯?”

陈逾征忍不住评价了一句:“你跟谁学的?现在还挺没节操。”

余诺无端受到指责,无辜道:“我怎么了?”

“你听听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余诺疑惑:“那不是跟你学的?”

“算了,不追究了。毕竟我这么帅,对我有欲望也是人之常情,理解你。”陈逾征斜睨了她一眼,“我都等这么久了,你还不行动?”

“行动什么?”

“你说呢?”

余诺无辜:“不知道。”

“搁这调戏我呢?”陈逾征啧了一声,“光说不做假把式,你还是个人吗。”

“这里人太多了。”余诺忍住笑意,看了看时间,“走吧,回家。”

陈逾征叹了口气:“不然,再跟你哥再商量商量呗?”

余诺佯装思索的模样:“那我今天不回去了?”

“真的假的,别驴我啊?”

余诺笑吟吟的,“真的真的。”

“你不怕你哥生气?”

“我哥为什么要生气?”余诺疑惑。

“他刚刚不是不准你在外面过夜?”

余诺:“他刚刚就是逗你玩呢。”

“他...”陈逾征表情很迷茫,指了指自己,“他逗我玩?你确定?余戈还会逗人玩?”

余诺一本正经:“嗯,谁让你这么可爱。”

陈逾征脸色变了一下,咳嗽两声,颇不自在地说了句:“行吧,走了。”

两人上车,陈逾征拿起一瓶水拧开,“以后别大庭广众调戏我,刚刚说的我脸都红了。”

余诺反驳:“那怎么叫调戏呢?”

“说一个男的可爱,像什么话?”

余诺眨了眨眼,凑过去,用指尖戳了戳他的手腕,“那我回了家单独说给你听,好不?”

陈逾征手一抖,呛了一下,水顺着下巴流下来,咳嗽地前仰后合。

余诺吓了一跳,连忙拍背给他顺气,“你没事吧?”

陈逾征转过头,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又咳了半天才勉强停下来,摆了摆手,“没事。”

回去路上,陈逾征似乎是觉得刚刚丢脸了,抿着唇,一句话都不说。余诺想笑不敢笑,只能默默地转头,通过玻璃的反射看开车的某人。

其实在一起这么久,她早就发现了,有时候陈逾征一边说着调戏她的话,一边自己耳朵飘红。

到后来,反而是余诺没了顾忌。偶然她和付以冬说起,听得付以冬满连连感叹。想不到那个在赛场上拽的不行的Conquer,私底下居然是这个样子。

-----

【番外二:关于双排】

自从全明星颁奖典礼后,陈逾征毫无顾忌,借着周荡又狂撒了一把狗粮,彻底坐实了自己和余诺的恋情。

自此之后,TG和OG被戏称为圈内真正的亲家队,只要有陈逾征和余戈一齐出境的地方,收视率必定暴涨。站鱼官方也很懂民意,挑了个风和日丽地好日子,让超管联系他们俩,借着两个战队的旗号,让陈逾征和余戈来一次历史性的“友好双排”。

当天晚上七点半,不仅在LOL区,两人的直播间力超PUBG、CSGO等众多大型游戏板块的主播,热度一骑绝尘。

活久见的一幕——TG和OG的当家AD双排。正式开始的时候,直播间的弹幕都刷疯了。

路人A:【666666】

看热闹的群众:【99999】

陈逾征粉丝集体倒戈:【Fish!!!鱼神!!!哥!舅哥!!!大舅哥(舔屏)Conquer对不起,脱粉一晚】

余戈房管:【友情提示:来串门的小可爱注意别刷屏哦,请勿带节奏,不然一律封IP】

黑粉:【这世道真是变了,不是当初Fish粉丝说Conquer碰瓷的时候了?】

下一秒,该ID被禁言到明年。

两个直播间弹幕不停飘过的各种没节操的发言,房管禁言都管不过来,坚持了没多久,余戈向来稀少表情的脸也出现了点裂痕,咳嗽两声,在险些绷不住之前把摄像头关了。

而陈逾征的脸皮向来就厚,在外人面前格外没下限,是可以用来研制防弹衣的程度。他倒是无所谓,随便弹幕调侃,除了偶尔点烟的时候挡挡摄像头,其余时候全程开着。

进入游戏界面,开始选英雄前,陈逾征:“诶,鱼神,你玩什么啊?”

余戈:“随意。”

陈逾征主动让出AD位:“那你走下吧,我走中?”

余戈:“嗯。”

只要玩过英雄联盟的都知道,补兵对一个AD玩家来说是多么重要。想当初,奥特曼不小心吃到陈逾征一点经济,被他直接喷到自闭。然而和余戈的这场游戏中,时常就会出现以下场景:

余戈下路清完线,直接去中路游走,陈逾征忍不住啧了一声:“诶,我的法拉利炮车.....”

余戈声音淡淡:“怎么?”

陈逾征顿了一下,“没事儿啊,不就是炮车吗?鱼神你好好发育。”

【???????????】

【这还是Conquer?吓得我赶紧看了眼ID】

【奥特曼:终究是我错付了】

整局下来,陈逾征一改往日猛吃三路经济的队霸风格,吃草挤奶,伤害自己打,人头余戈K。

只要一声令下,陈逾征直接肉身往上冲,刷满伤害,剩下人头给余戈收割,一个世界冠军AD活生生变成了陪玩。

陈逾征粉丝表示:没办法,谁让自家逆子看上人家Fish的妹妹了,这种小委屈就受着吧。

------

【番外三:关于“妻管严”】

某天,奥特曼和Killer他们在看美女主播跳舞。见陈逾征打完一盘rank,喊了一句:“征哥,来,一起,跟你爹查房。”

陈逾征不咸不淡:“查什么房。”

“颜值区的女主播啊,带你见见世面。”

陈逾征:“不去。”

“来啊,来嘛。”Killer撒娇,“逾征哥哥~来嘛。”

陈逾征没搭腔,奥特曼被恶心的一哆嗦。

“搞快点。”

陈逾征垂下眼睫:“没兴趣。”

Killer:“.........”

过了一会,陈逾征像想到什么似的:“话说回来,真是羡慕你,杀哥。”

Killer啊了一声,反应慢了半拍:“你还羡慕我?羡慕我什么?”

“当然是羡慕你都一大把年纪了也没人管着。”

Killer:“.........?”

作为和陈逾征当了几年室友的人,他张嘴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奥特曼就知道他接下来要吐出什么污言秽语。摇了摇头,对着电脑屏幕前的粉丝们道:“家人们,把#陈逾征晦气#刷在公屏上。”

“你说你,闲着吧,就能去看女主播找乐子。”陈逾征戴上耳机,“哪像我呢,现在是个有家室的人,老婆管得太严,也是没什么办法。”

陈逾征单手撑着下巴,啪啪点鼠标,感叹:“真是让人羡慕呢。”

Killer被陈逾征阴阳怪气的几句话搞得破防,“你不来就不来,别几把装逼,全天下都知道你有女朋友,行了吧?就你有,就你他妈的有,就你有。爱咋地咋地,拉几把倒吧你。”

陈逾征叹息:“这人真是没素质,说两句还急上了。”

而陈逾征的粉丝早已经习惯了,自从公布恋情后,陈逾征的画风越走越偏,时不时就拉踩队友,给自己立一些三贞九烈的人设。

可怜的余诺无形之中也背了口黑锅,大家都以为她看着多温柔如水,实际上强势的很,把陈逾征管的多严多严。鉴于她是余戈的妹妹,娘家太强大,粉丝不敢轻易挑起战端。

以至于余诺微博时不时收到一些陈逾征粉丝的私信,语气还小心翼翼的。

“嫂子,看看你都把Conquer逼成什么样了,给彼此一点空间吧。”

“姐妹,听我一句劝,要适当给男人一点自由,越管他,越束缚他,他说不定越叛逆,尤其是这种长得帅不缺女粉的,他玩够了自然会收心的。”

余诺每每翻到这些私信都哭笑不得,大致看完后,又反思了一下自己,发觉最近她和陈逾征待在一起的时间确实是太多了。陈逾征平时都在TG集训,假期来之不易,所以只要放假几乎都和她黏在一起。

反思完之后,余诺问旁边看电视的人:“那个,你最近心情怎么样?”

陈逾征摊在沙发上,摁着遥控器,“我心情很好啊。”

余诺继续试探:“那,你...有没有觉得,跟我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

陈逾征一下就转过头:“什么意思?”

“没,就是...要是你觉得,我让你感觉自己很...”余诺想了想那个词,“很束缚的话,你就跟我说,我改改。”

陈逾征表面上不动声色,挑了挑眉:“怎么,你嫌我烦了?”

余诺勉强道:“不是不是,就是你粉丝又来微博找我了,让我给你点空间。”

她仔细想了想:“我好像也没管你这么严吧...”

陈逾征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顺杆子往上爬:“那你怎么不管管我呢?”

余诺:“.......”

陈逾征长长哦了一声,把人抱到怀里,下巴搁在她肩窝,“所以,把我骗到手了,就厌倦了,不想管了。到头来,原来我才是陷的深的那个,杀哥说的没错,女人都是爱情骗子。”

眼见着他越说越偏,余诺有些无奈,把他推开了一点,“跟你正经说呢,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谁跟你开玩笑?多少玩笑隐藏在真心话里。”陈逾征指了指自己,“看,你仔细看。”

余诺迷茫:“看什么?”

“我眼里的心碎,看见了吗?”

余诺本来有点想笑,但看他表情似乎真的掺杂着几分受伤,便改了口,“你喜欢被我管着吗?”

陈逾征:“怎么会有你这么心大的人?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也不说定时查查手机?你知道现在天天多少女粉私信给我表白吗?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不明异性想加我微信吗,你就没点危机感?”

余诺被他一连串的质问弄得一头雾水,懵了几秒后,迟疑道:“嗯...那我...那我以后定时查查你手机?”

陈逾征满意地点点头,把没设密码的手机甩给她:“既然你这么没安全感,那我勉为其难给你查查吧。”

后来的某天,Killer正在直播,后面陈逾征端着水飘过,停他旁边看了一会。

“杀哥啊...”某人悠悠地喊了句。

Killer专心游戏,懒得理。

陈逾征:“有件事,我得跟你说说。”

Killer头也没抬,不耐道:“有屁就放。”

“正经事。”

“你倒是说啊。”

陈逾征:“你以后微信别动不动给我发黄图。”

“诶诶诶??开着直播呢,乱说什么!”Killer赶忙去看了眼弹幕,“你是不是有病。”

“唉。”陈逾征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一脸煞有其事,语速很慢:“你有所不知,我媳妇最近开始定时查我手机了,你发的那些下流东西,给她看到了也不好想,你说是不。”

Killer:“......”

“行,我说完了。”陈逾征拍了拍Killer的肩膀,“你继续吧。”

说完端着水杯又飘走了。

又被秀了一脸的Killer呆滞在原地,反应几秒后,怒砸键盘。

----

【番外四:最后的最后】

四月十六是陈逾征的生日。

自从夺冠后,陈逾征的人气也是日益高涨,每年生日都有很多粉丝做应援。但是他本人一向不太上心,私下顶多是跟朋友聚聚。

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要兴师动众,约了几乎所有认识的朋友,专门包了个地方来庆生,办的比十八岁成人礼还夸张。

奥特曼到了地方后,表情佩服,“瞧瞧这阵仗,这就是富二代吗?有钱真好。”

徐依童带了几个闺蜜来赴约。

前两天她得知余戈也会来,兴奋地一天晚上都没睡好觉。挑衣服和包包都花了一个下午。

闺蜜几个也是从小看着陈逾征长大的,见到他后轮番上前去调戏了几句。徐依童则是垫着脚四处搜寻余戈的身影,找了半天没找到,拉过陈逾征问:“Fish人呢?你不是说他今天会来?”

陈逾征皱眉:“他到了,不知道去哪了。”

徐依童上下打量他一番。

今天陈逾征特地打扮了一番,身高挺拔,肩线顺畅,穿着熨帖的衬衫西裤,人模狗样的,额前的刘海梳上去,乍一看真有了成年男人的影子。

徐依童拍着他的肩感叹:“长大了。”

陈逾征耸耸肩膀,挥开她的手,敷衍道:“自己玩吧,我还有点事。”

“等等。”徐依童拉着他,挤眉弄眼:“你搞成这样,等会不会打算求婚吧?”

陈逾征轻笑:“在这儿求婚?”

徐依童嘴巴张开:“真的假的?”

“我没那么浮夸。”

徐依童也懒得管他,锁定余戈后,平复了一下心情,往那边慢慢靠拢。

作为不输给陈逾征和周荡的LPL大热选手之一,余戈赛场之外却不太讲究。今天只穿了一件普通宽松的白T恤,牛仔裤,柔软的黑发,俊秀的眉眼显得格外年轻。

他靠在一根柱子上,颔首听别人说话。旁边围了几个年轻男人,不知道是粉丝还是朋友。

徐依童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余戈一瞥。她眼睛一亮,又踌躇着不敢上前,就举起手挥了挥。

余戈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便转开了视线。

闺蜜在旁边小声叫唤,“我操,疼疼,童童你激动就激动,别抓我手。”

徐依童恍然回神,“啊?哦。”

她嘿嘿痴笑了一下,“好幸福啊,怎么会见到一个人就这么幸福呢。”

闺蜜一脸无语的表情,奇怪道:“你长这么大,是没见过男人吗?”

“懒得跟你说。”

徐依童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余戈地对话框点进去。

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一个月前,她给他比赛加油,余戈回了一个谢谢。

徐依童措辞半天,找了个僻静角落地沙发,在暗处观察余戈半天,终于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偶像,等会有空吗?」

她等回复等的坐立难安,一两分钟后,终于看到余戈拿起手机。

他低着头,单手打字。

几乎是同一时间,徐依童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Fish:「什么事」

徐依童:「今天有个我认识的调酒师来了,调的一款酒超级好喝,等会请你一杯,可以吗?」

消息发出去后,徐依童屏住呼吸,感觉查高考成绩的时候也没这么紧张过。

半分钟后。

Fish:「可以」

-

这次办生日宴的地方是一栋靠海的别墅。

年轻人一玩起来就全都疯了,陈逾征被灌了不少酒。余诺平时作息规律,坚持到凌晨实在熬不住,趴在沙发上睡了一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脸被人戳了戳。余诺睁开眼睛。

眼前从朦胧模糊,到慢慢清晰。

陈逾征蹲在沙发旁边,眼皮薄薄的,睫毛低垂,眼瞳颜色干净清澈,就这么看着她。

他应该是刚洗了个澡,额头光洁,发梢滴着水,换了身衣服,还有点沐浴露的清香。

余诺坐起来一点,迷迷糊糊的,四处看了看。

这里开了一盏小灯,原本热闹的场地已经恢复安静,大多数人都上二楼客房睡觉去了。

“你们玩完了?”

他嗯了一声。

“几点了?”

“四点多了。”

“刚刚是不是喝了不少?”余诺叹了口气,“要不要去给你熬点粥。”

“不用,你睡吧,上楼去?”

“没事,睡了一会,不困了。”余诺摸了摸他的手,有点凉。

“那我们出去走走?”陈逾征也站起来,“这里好闷。”

初夏的晚上气温很凉,陈逾征给余诺拿了一条毯子披上。两人走出别墅区,沿着外面的公路上溜达。

这里离海近,能隐隐约约听到海浪声,在夜晚显得格外安宁。

陈逾征:“认不认识这个地方?”

余诺笑了笑,“这是我们第一次来看日出的地方。”

“还记得啊?”

怎么可能不记得?

就是在这个海边,那天耀眼的日出,簌簌的海浪,浪漫微凉的风,还有陈逾征懒散的笑,所有的一切,统统一起撞进了余诺的心里。

余诺拉了拉他的手:“我想去沙滩上走走。”

她把鞋脱下来,放在一边,脚踩上细软的白沙。陈逾征双手插兜,跟在她旁边。

海风把发丝带的飞扬,余诺又往前走了一步,已经到了海的边际,脚下的沙子也变得湿润。

她有点胆怯,又向往。忍不住往前了一步,冰凉的浪潮冲刷过脚腕,又缓慢褪去。陈逾征握住她的手臂,余诺稳了稳身子,望着眼前隐隐起伏的浪花,不知看了多久,一扭头,发现陈逾征正专注地盯着她。

余诺有点不好意思:“你看什么?”

他好笑地瞧着她:“这儿除了姐姐,还能看什么。”

余诺:“.......”

两人并排坐在沙滩上,等着日出。余诺有点累了,脑袋靠着陈逾征的肩,和他十指相扣,喃喃道:“时间过的好快啊.....感觉还没认识你多久呢。”

“我怎么觉得过的这么慢?”

“啊?”

陈逾征低声道:“等了好久。”

余诺看了他一会,忽然说:“陈逾征,生日快乐。”

他笑:“我生日已经过了。”

“还要说一遍,要单独跟你说一遍。”余诺仰起脸,“陈逾征,生日快乐。”

“嗯。”

...

...

他们就这么坐到了天际微亮,朝阳从海际线升起,余诺裹紧了身上的披肩,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走吧,回去吧。”

陈逾征跟着起身。

余诺走了两步,脚踩上一个有些棱角的东西,她低头,隐约看到是个小盒子。她弯腰把东西捡起来,有些疑惑:“这个东西.....是不是你掉的?”

陈逾征稍顿一下,“之前是我的。不过现在,是你的。”

“我的?”

“你的。”

余诺一点一点,把盒子打开。

在她发愣的目光中,陈逾征单膝跪在地上,“结婚吗?”

天边那些熟悉的,温柔的,金色和蓝色的光,混合着倒映在陈逾征眼里,几乎模糊了他的面容,“我等好久了。”

余诺鼻一酸,脑袋一片空白,却那么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用力的,搏动声音。在声音出来之前,眼泪就先掉了下来,她笑着点头,“好啊。”

-

2021年三月刚过,下了一场雨,有人中了彩票,有人分手,也有人刚刚谈了一场美好的恋爱。某个体育馆结束了一场对大多数人来说无关紧要的常规赛。

陈逾征收拾好外设,走到舞台正中央接受采访。

场内的粉丝都走的七七八八,队友们低声讨论着刚刚比赛的细节,灯光把舞台照的很亮。

陈逾征一只手插在兜里,懒洋洋地没站直。

连着两个粉丝上台后,Killer忍不住小声嘀咕,“怎么回事,今天都是男的。”

就在这时,主持人笑着说:“你好,请问你礼物是想给谁呢?”

旁边的人拐了拐陈逾征的胳膊。

他慢悠悠望过去。

女孩温吞的声音传来:“我...是Conquer的粉丝。”

那个女孩长卷发,穿了个白色毛衣,稚嫩的像高中生。

有一束很亮的光斜射下来。

陈逾征无动于衷站在那儿,看她朝自己慢慢走来。

故事的开端,是一个名为Conquer的ID。

所有的一切从这里开始。

在最后的最后,那个叫余诺的女孩,终于替它画上了句号。

喜欢是心跳说谎请大家收藏:(www.hcpwx.com)是心跳说谎火车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是心跳说谎最新章节 - 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 - 是心跳说谎txt下载 - 唧唧的猫的全部小说 - 是心跳说谎 火车票文学

猜你喜欢: 我在长安等你我家夫人是朵黑莲花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隔壁酷总是我老公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甜妻在上:墨少别乱来帝国老公狠狠爱重生之邪医凤九网王之那就蝴蝶吧重生八零:我有空间只想种田重生八零小美好从零开始当国王你的小可爱黑化了渣总追妻火葬场我毕业好多年爱上病娇秦先生大神你人设崩了捡回反派大佬后我爆红了宝贝向前冲!暗涌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霸道帝少惹不得最佳心动:萌妻有点甜重生八零:娇女掌中宝神秘老公有点坏极品妈咪之老公太腹黑
完本推荐: 我真的不开挂全文阅读我不当鬼帝全文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最强战龙全文阅读我想当巨星全文阅读修仙道无境全文阅读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读恶人修仙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超级战兵全文阅读长宁帝军全文阅读天神诀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全文阅读冥冥之中喜欢你全文阅读山村小神医全文阅读秘巫之主全文阅读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全文阅读末日崛起全文阅读超维入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都市透视小神医火影之唯一玩家大唐:绝不回宫!我太上皇死也死在这里!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联盟之电竞莫扎特特种兵:我能提取超能力大清隐龙逆天神医战场合同工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成神风暴魔门败类开局全民科技大跃进六零医妻有空间三界淘宝店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次元世界开发指南超级兵王修神外传仙界篇守卫者之星际狂飙带着农场混异界『综影视』翻糖覆男神惊天医神港九本色洪荒:求求你,创建截教吧!陈平江婉武破九荒玄幻之狂暴升级

是心跳说谎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是心跳说谎txt下载手机版 - 唧唧的猫的全部小说 - 是心跳说谎 火车票文学移动版 - 火车票文学手机站